东营创维分类信息 > 晚会策划书格式 > 苗木 > 社会化媒介环境研究
东营
[切换城市]

社会化媒介环境研究

更新时间:2018年06月18日 08:43:21
类别:苗木

摘要:社会化变革,即依据一定目标对社会体系进行变革的社会运动,其途径可能为自上而下,亦可能是自下而上地进行。在我党十九大召开之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媒介环境的发展也随之产生巨大的改变。从社会层面来说,越来越多的由“草根”汇聚而成的自媒体开始成为媒介传播中的主流;从国家层面来看,“一带一路”所倡导的新传播新交往趋势极大程度促使媒介传播主动向外“走出去”进行深层次的传播。纵观我国,社会媒介环境正处于社会文化思想变革的中心区域。随着新媒体时代的进一步发展,在媒介融合的趋势下,媒介环境的嬗迭迸发着新的动力。

关键词:社会化变革;媒介环境;一带一路;新动力

2017年10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庄严地向世界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发展迎来了新的历史方位。每一次伟大社会化变革都离不开人民群众的推动,而当今,我国的主要矛盾已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时代下媒介环境嬗迭的新动力则主要体现在大众传播发展的新愿景、社会媒介更迭的再融合、国家文化输出的新需求三个层面。

一、大众传播发展的新愿景

提及大众传媒,其核心在于大众文化的传播。大众文化是具有明显自发性且无阶级性、人类参与度极广的特定范畴。新时代下,在媒介环境不断变化与大众传媒的发展中,其娱乐性的特质得到了极大的体现。2017年12月21日,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公布了“2017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分别为“打Call”“尬聊”“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皮皮虾,我们走”“扎心了,老铁”“还有这种操作?”“怂”“油腻”“你有freestyle吗?”。“年度十大网络用语”最早开始于2004年猫扑网和天涯网联合举办的“十大网络流行用语”评选活动,迄今已经有十三年的历程。作为一项由大众自发传播炒作起来的评选活动,其历史无法与其他传媒类评选活动相比,但其热度却因大众参与度的无门槛无阶级而不断推向新高。这些网络新词汇分别源于大众对时事新闻、热点综艺、网络游戏中有趣片段的调侃与概括,充分体现着时代的鲜明特点。每一个流行语的背后都有着一个独特的故事,众多独特的故事组合在一起更加凸显出大众文化传播的娱乐性。在过去的2017年中,“你有freestyle吗?”作为年度最热流行用语,在“2017年度十大网络用语”中荣登榜首。“freestyle”为HIPHOP说唱中的专属名词,本指即兴说唱。而在2017年6月,担任导师的吴亦凡在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中多次询问海选选手“你有freestyle吗?”,一夜之间“freestyle”爆红网络,成为年轻人与朋友见面调侃的口头用语。无独有偶,网络热词“皮皮虾,我们走”本是游戏王YGOcore中的玩家梗,起源于“源龙星,我们走”。2017年1月经网友改编后变为“皮皮虾,我们走”,并衍生出专属表情包而走红网络。人民群众是大众文化的创造者,大众文化更是大众传播中的核心推动力。在新时代国家倡导文化多元发展的背景下,赋予了大众文化无穷的想象力与创造力,大众传播则更多作为媒介狂欢式快感的载体存在。前苏联著名文艺理论家巴赫金在《拉伯雷的创作和中世纪文艺复兴时刻的民间文化》一文中提出,“狂欢节并没有演员和观众之分,甚至连舞台也没有。全民性是狂欢节的重要特征,人们不是无所事事而是参与其中,狂欢节没有空间界限,人们只能遵照它的规律而无从逃避,狂欢节的本质便是所有参与者都能真切地感受到这一节庆活动。”大众文化的传播活动因其主体生产性、相关性、功能性的三者合一而具有快感,但并不意味着大众文化不具备传播下限。2018年1月,一首嘻哈饶舌歌曲《圣诞夜》引发社会争议。作为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的年度冠军PGOne被网友爆出其歌曲《圣诞夜》歌词内容出格,公开教唆青少年吸毒与侮辱妇女,言语卑鄙无耻下流。PGOne作为公众人物,在网络舆论场应该给青少年以正确的价值观引导,传播社会正能量,而不是以“博出格”来挑战法律底线。低俗当不了个性,同样恶名也换不来资本。然而让人惊讶的是,还有许多粉丝“知错而错”,反而替PGOne伸冤,甚至扬言要将《紫光阁》杂志社送上微博热搜。虽然我国大众传播有着广泛多元的交流环境,大众文化的表达与交往多元而开放,但新时代背景下大众传播的愿景始终包含着传播和弘扬社会正能量的主题思想。全民参与构建了大众文化,但不可娱乐至死。

二、社会媒介更迭的再融合

1979年,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在为麻省理工大学媒介实验室筹集资金的巡回演讲时提出,印刷业和出版业、广播和动画业以及电脑业等职业正在走向融合。三圆交叉处将成为成长最快、创新最多的领域。自党的十八大会议以来,中央领导集体高度重视互联网发展和新媒体建设。2013年11月,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媒体从业者要积极探索有利于破解工作难题的新举措新办法,特别是要适应社会信息化持续推进的新情况,充分运用新技术新应用创新媒体传播方式,占领信息传播制高点。同时在四年后的十九大会议中,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张宏森提出我们要加快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深度融合,推动媒体一体发展与转型升级。在五年前,媒介融合只是处于一个初步探索的阶段,而在这社会媒介环境更迭的五年里,“媒介融合”无处不在,正深刻影响着中国影视的生产与传播。在2013年之前的电影制作中,更多的是由几个制作机构单独来进行。例如影片《天注定》由北京西河星汇数字娱乐技术有限公司,上海电影集团公司联合制作。而近几年,“媒介融合”逐步渗透在影片制作与发行的方方面面。例如2017年热映的纪录片《二十二》,它的生产与发行打破了电影行业传统生产和资本投入的方式,完全是“媒介融合”的产物。影片于2015年10月拿到公映许可证,但由于发行费用短缺,其上映一度陷入困境。影片导演郭柯借助“一席”“二更”“独立鱼电影”等知名微信公众平台进行公益宣传,通过公益平台进行众筹融资以推进影片的发行问题。最终参与影片众筹总人数达到32099人,筹得100余万元,充分解决了影片上院线的问题。如果没有“媒介融合”,这样的发行方式在以往是无法想象的。此外,网络平台对电影的评分也极大程度地影响着影视生产。在2016年的贺岁档电影中,张艺谋所导演的《长城》在豆瓣评分中仅为5.5分,张嘉佳导演的《摆渡人》更是遭遇了“恶刷一星”事件。社会媒介更迭下的媒介再融合使得影视的生产与受众市场紧密相接,改变了传统受众对媒介信息的接受方式。在影视市场中,较低的评分使得一些本来打算前去观影的观众失去了观影欲望,也使得影片惨遭票房滑铁卢。

三、国家文化输出的新需求

2010年后,中国GDP超过日本正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后的八年中,中国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2015年我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其战略布局在文化领域中旨在“加强文化交流合作,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一带一路”倡议自提出以来,就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也产生了诸多误读。掌握国际话语权的西方媒体将“一带一路”与“马歇尔计划”进行对比,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寻求地缘政治经济文化联系以对抗美国的手段。西方世界对中国快速发展的不适应,使得我国自己的文化主张、价值观很难推广出去,因此导致我国快速发展的经济实力和文化软实力不相匹配的状态。媒介镜像影响人们的现实认知,社会媒介的传播反映着国家观、认同观与当代身份政治。它的建构限制了人们对当代生活的分析性理解,是观察世界的一个窗口。随着媒介融合下可视性内容的不断发展,影视作品的传播逐渐成为影响受众对外部世界认知的主要途径。中国影视作为当代中国社会最重要的“文化大餐”,在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同时对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维护以及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提升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国家对中国影视寄予了厚望,中国的影视必须走向世界,去改变世界对中国的印象。十八大以来,中国影视文化的发展有了许多新法规与新举措。2016年中旬,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大力推动广播电视节目自主创新工作的通知》及《关于进一步加强社会类、娱乐类新闻节目管理的通知》,强调影视作品应坚持把正确导向放在首要位置,以主旋律、正能量主导社会类、娱乐类新闻,牢牢坚持导向管理全流程、全覆盖以及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坚持健康格调品位,积极传播真善美。在新规出台后,我国的影视剧结合中国自己的特色,创作出了一些既符合全球规范又有中华民族独创特色的影视剧类型,例如反腐剧。2017年3月,湖南卫视推出一档热播电视剧《人民的民义》,该剧讲述了当代检察官维护公平正义和法制统一、查办贪腐案件的故事。剧集播出后单集收视率达到7.3%,平均收视率超过3.66%,刷新了省级卫视历史上的所有收视纪录。剧中所展示的反腐力度非常强,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自播出后热议不断。同时,近年来的中国动作电影中也出现了中外结合的新趋势,将中国的传统叙事同以好莱坞为代表的国际叙事方式结合起来,创造出全新的类型。2017年7月上映的动作电影《战狼2》堪称“中体西用”的典范,影片采取“中国故事国际叙事”的表达方式,讲述了脱下军装的冷锋被卷入了一场非洲国家的叛乱,本来能够安全撤离的他无法忘记军人的职责,重回战场展开国际救援的故事。影片在密钥延期至九月底后以56.8亿的惊人票房成绩一举成为中国影史票房冠军。电影《战狼2》将主人公冷锋塑造为好莱坞式“超级英雄”形象,向世界极大程度宣扬了中国军人的职责与担当精神,也对外弘扬了中国的大国形象。影片中所展现的爱国情怀、国家归属感、民族自豪感等核心主题同我国目前文化输出的需求不谋而合,这也使得影片作为中国对外输出的文化作品,代表中国角逐第90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四、结语

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进入新时代,我国媒介的传播与发展正面临新挑战与新机遇。在充分把握大众传播发展的新愿景、坚持人民为文化创造者的主体地位的同时,坚持以社会主义正能量为核心引领方向;在不断适应全球化背景下社会媒介环境更迭的同时,充分利用媒介融合带来的思想变革红利;在分析环顾新时代下各国文化产业竞争愈演愈烈现状的同时,不断迎合国家对文化输出的新需求,方可迎来媒介发展在传播环境嬗迭下迸发而出的新动力。

参考文献:

1.文宗.“打call”“油腻”等上榜[N].团结报,2017-12-23(008).

2.程正民.巴赫金的文化诗学[J].文学评论,2000(01):120-127.

3.尹远.社会类娱乐类新闻节目必须坚持正确导向[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16(10):4.

作者:姜博 单位:西北大学文学院

东营苗木信息推荐
市政府2018年经济工作会议的讲话
市政府2018年经济工作会议的讲话
苗木 求学网,免费范文,领导讲话
---------- 认证信息 ----------
邮箱已认证 手机已认证
查看TA的主页